主页 > 武术

天冷了,突然想念爸妈管我的日子,鼻子有点发酸!

时间:2019-07-07 来源:柯本说

文:掌门1对1,苇苟

01

今天好多地方降温,朋友圈里一翻,不少城市下着雪。办公室里,几位同事也说外面太冷了,坐在旁边的张姐却来了句:

“冷啥冷,我女儿今天披个风衣就去上学了!”

说是叫女儿穿厚点,死活不愿意。嫌高领毛衣勒脖子,又嫌羽绒服太土。软磨硬泡大半天,还被女儿怼“我冷不冷自己知道,不用你管”

几位当妈的同事点头唏嘘着“为了好看不顾身体啊”“满大街露脚脖子的孩子,我看着都冷”……

同事的吐槽,让我想起年轻人挂在嘴边的话——“你妈觉得你冷”

明明没觉得冻着,可就是有一种冷是我妈觉得我冷,有一种裤是我妈让我穿的秋裤。

父母的关怀,到了孩子这里,常常成了叨扰,成了没有必要。

甚至有人拉着宠物狗拍了段视频,模仿妈妈如何絮叨,说了二三十句,句句都不重样。

天冷了,突然想念爸妈管我的日子,鼻子有点发酸!


可转念一想,在父母眼里,有时候孩子不知好歹起来,就像这只叫不醒的臭狗吧。

02


好多年前,我从学校回家过年,去一个同学聚会,偷偷穿着短裙出了门。

晚上回家果然感冒了,嗓子疼痒得很,还拼命忍着不咳。母亲见我有气无力瘫在床上,又是一通说烂了的话。

我直接把灯一关钻进被子,不去理会她。等病稍好些,还故意穿着短裙在她面前走来走去。

那时候的小心思是我都成年了,何必像小孩子一样被管着。也暗暗发誓,打死也不能当一个爱叨叨的中年妇女。

毕业后,我果断把简历往离家很远的地方投。可对自由生活的兴奋没持续多久,陌生的环境给我泼了凉水。工作焦头烂额,处处碰壁,回到狭小的住所,粮米空空。

心里堵得慌,给家里拨了个电话,还没开口,那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那边冷吗?晚饭吃过了吧?在外面适应不适应……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母亲的唠叨那么好听,拿着电话久久不愿放下。

曾经看过这样一段话:至亲离去的那一瞬间通常不会使人感到悲伤,而真正会让你感到悲痛的是打开冰箱的那半盒牛奶、那窗台上随风微曳的绿箩、那安静折叠在床上的绒被,还有那深夜里洗衣机传来的阵阵喧哗。

当时只道是寻常,直到物是人非时,才知那些琐碎有多珍贵。

离家千里,那个催你吃饭睡觉、问你几点回家的人,成了触不到的身影。

每天叫醒你的,只有一成不变的闹钟和客户的电话;

视线里不再有爸妈做家务的忙碌场景,也不再有一家人的团圆饭;

城市里万千灯火,再没有人为晚归的你留一盏灯。

我们总把一张臭脸甩给最爱的人,却不知失去了父母的唠叨,自由等同于孤独。

天冷了,突然想念爸妈管我的日子,鼻子有点发酸!


03

有时候也会想,爸妈的关心是一番好意,可为什么总像绷着一根弦般的紧张:能三言两语说清的道理,要喋喋不休个没完;可以由孩子去的事,非得替孩子代劳。

直到自己成了母亲,也在万分心急时对女儿说出“你要...”“你应该...”“你别...”的时候,才明白对自己最爱的人,太难做到平静和理智

闺蜜阿媛曾和我说,父母的爱其实一直都蠢得可怕

几年前,她的父亲确诊了阿尔茨海默病,病情很快严重到完全不认得她。

她几乎崩溃,想到那个时时把自己当公主的父亲,竟然不记得自己,所有的愉快过往都黯然失色,如同被世界遗弃。

直到有一次,她陪父亲看电视,父亲看着《天气预报》,播到一个城市时,使劲往前欠着身子去听。父亲耳朵有点背,听不大清,着急地问她到底下不下雨。

而阿媛却早已湿了眼眶:那个城市是她从前上大学的地方

后来她才知道,父亲忘了所有人,却唯记得她喜欢的食物,她儿时爱看的动画片……

疾病虽然让父母变得脆弱和残缺,但是内心深处,对儿女的爱一丝一毫不曾变过。

天冷了,突然想念爸妈管我的日子,鼻子有点发酸!


想起之前看过的新闻里,母亲一口气烙几百张孩子爱吃的煎饼;每次过完年,朋友圈里那些满到塞不下的后备箱;也想起自己的母亲,常不远万里寄来我楼下超市就买得到的物件……

父母一直一直默默注视着你,牵挂着你,用你看起来很笨拙的方式。

哪怕你人微言轻,在父母眼里,你的一餐一饮是天大的事。你的一条朋友圈、一个电话是道圣旨,调动父母每一根神经,为你辗转反侧。

父母的笨拙,或许都是上帝许给我们的智慧,教会我们什么是陪伴与包容。就像三毛说的,爸妈用愚拙构建起抚养起一个聪善的孩子,这本身就是一次带有礼赞味道的救赎。

04

写到这里的时候,手机上收到了母亲发来的微信,说家乡初雪了,拍了张窗外的照片,漫天都飘着雪花。

往上看聊天记录,才发现母亲昨天问我要不要她熬好的猪油,我又忘了回复。


天冷了,突然想念爸妈管我的日子,鼻子有点发酸!



好多次,母亲发一长串话我回一句“知道了”,转来的那些养生知识,看也不想看。可母亲却还是乐此不疲,凡是与我相关的一点不放过。

父母心总是如此,明明子女已经有了光鲜的工作,看过更广阔的世界,立业成家,在他们眼中仍然是需要照顾的孩子。

这世界上有一种一厢情愿,是爸妈总担心你过得不好。有一种需要,是爸妈总想被你需要。

有一首歌里唱:

童年的荡秋千 随记忆一直晃到现在 吹着前奏望着天空 我想起花瓣试着掉落 我还能多久在你身边 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


故事里的所有孩子,不是一夜之间长大的,也好似我们,总在无数次柴米油盐的循环中数清了父母额头的沟壑,铭记住他们的深情。

也许在生活里走累了,终会听懂父母口中那句“岁月不饶人”有多感伤。我们纵有再多的青春,也会被时间一点点擦拭干净。

好在那些甜蜜的唠叨和争吵,会化作厚重的故事让我们一一温习。

父母在,我们永远可以当个孩子,永远不必担心生活太难熬。只要稍微停靠,总能再次蓄满能量,重新上路。

天冷了,别忘了也对父母唠叨一回,多穿点,注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