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武术

财经笔记|白天不懂夜的黑,北京白领和蓝领的冰火世界

时间:2019-10-05 来源:柯本说


昨天访谈了两拨人。


一拨人在有体面稳定的工作,他们的工资水平在1万-4万之间。在他们的生活里,他们考虑的是要不要尝试下海蓝之谜的面霜,什么时候买房,要不要投资移民,要不要试试网红的电动牙刷和水牙线、身边人都在推荐的戴森吸尘器,点外卖就要点连锁品牌实体店的外卖,要从老家采购有机无污染的大米和猪肉,等等。是的,他们就是我们平时口中的白领阶层。让大家有个直观感受,四位被访谈人的工作分别是保险公司销售、政府机关职员、IT公司职员和互联网教育中层。


另一拨人是所谓的北漂,他们的工资水平大多在6000-1.2万之间,老家在三四线城市周边的农村甚至更低线的城市周边。他们在北京打拼,每个月1000左右的租金已经是可以承受的最高房租,他们并不是有多爱这个城市,而是因为如果他们回到老家,生活将更加艰辛,根本没办法过活。他们没有时间想太多未来,他们的日历里似乎只有今天。他们是这座城市赖以运转的蓝领兄弟姐妹,四位被访谈人分别从事家政、美容计师、外卖小哥、滴滴代驾的工作。


和白领聊完再和蓝领聊,访谈结束,我心情沉重,虽然对蓝领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有一些预期,但我没有想到,他们的生活是那么黯淡沉重。在这种鲜明的对比下,同在一座城市,平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两拨人,他们的世界原来如此遥远,正应了那句歌词: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

01

北漂生活有所得吗?

原先我以为,虽然北漂辛苦,但至少他们在这座城市生活,是有所得的,但发现也不尽然。


虽然他们在北京工作的收入是在老家的3倍以上,但是因为在北京的生活开支也更大,在北京合租一个床都要800元以上,每月的基本吃穿也要花掉2000-3000元,甚至更高。如果有个娱乐消费或者社交活动,那就很难存下钱来了。受访的四位里两位女性因为由丈夫负担房租,可以省下一半的收入,但两位男性甚至入不敷出。而且,他们四位都没有交社保。


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休闲娱乐。比如和朋友喝个小酒吃个串,比如约上老乡去ktv k歌。也有更省钱的娱乐方式,比如在没有客人的时候刷刷抖音和快手消遣时间,在骑车去代驾的路上听听百度小说,但是他们和白领阶层很大的不同是,他们基本不会花钱打游戏或者看视频,而白领受访者普遍愿意为音乐、视频、知识、在线课等付费。

02

视野限制了生活的可能

虽然现在的互联网非常发达,但我惊奇地发现,这群蓝领似乎被互联网隔绝了一样,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他们,缺乏通向世界的窗口。而这并不似因为这些窗口对他们关闭了,各种互联网app都在那里,新闻和知识也都在那里,再不济,度娘也在那里,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他们的视野和小圈子限制了生活的各种可能,他们在现实面前彻底放弃了向上爬的努力


从面上讲,他们的受教育水平限制了他们现在的技能,但是现在信息那么开放流通,触手可得了,为什么他们像被隐形的玻璃钟罩罩住的小老鼠一般,不愿做更多的努力呢?我觉得这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


一、基础教育的缺失。这里所说的基础教育不是指简单的语数外理化的知识教育,而更多是人格习惯养成教育和价值观人生观的树立。这些蓝领,来自4-5线城市边的农村,他们的父母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意识,而体制教育又偏重于应试,所以他们缺少对知识的主动获取意愿、不认同知识改变命运、对自己的职业发展也缺乏抱负,大多处于迷茫、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状态。


二、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加速了互联网社会的定位/角色强化。不知道这个叫法是否普遍,但相信大家都有这个体会。互联网公司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用户进行分析和打标签,再精准投放推送信息和广告,以及定制用户界面,所谓的千人千面。如果你是个白领,浏览过什么类型的网页,就会被打上类似“白领”、“财经”、“喜欢看世界形势”、“高知”之类的标签,如果你是个蓝领,相应也有类似“蓝领”、“喜欢低俗笑话”、“新奇新闻”等,于是从此以后,你被推送的新闻和信息都是符合你口味的,这种定制推送是双刃剑,屏蔽不属于他角色定位的信息,强化了对用户的社会归属和角色定位。

03

信息末梢=更高的生活成本

很有意思的一个现象,当问到给孩子喝什么奶粉的时候,一位女性说一直给孩子喝雅士利,每罐奶粉300元,她不敢在电商上购买婴儿用品,只在线下母婴店购买。这个价位的奶粉对于城市白领来说都是非常高了。


这当然和国内严重的食品安全问题,甚至是毒奶粉问题很相关,但另一方面或许也因为她处于信息传递的末梢,天猫淘宝京东的广告可以触达她,但认知和判断力的匮乏让她失去了降低生活成本的机会


或许是由于他们认知能力的局限,在信息过载的现代社会,他们的消费习惯显现出固化的趋势。假冒伪劣现象让他们不相信互联网的销售渠道,而更愿意接受实体店购买渠道,更相信亲戚朋友的口碑传播,例如化妆品、奶粉,他们大多选择实体店购买,而不像白领会更多相信电商平台,也因此不能享受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去中间化和较低的渠道费用。

04

传统习俗的桎梏让他们躲在北京

为什么有些人北京漂着省不了多少钱,工作生活压力大,却还是不愿意回老家?他们的回答出奇地一致。“因为回老家要打点亲戚朋友,一天就要花掉几百块,我宁愿在北京呆着,实在活不下去”。


这一点相信回过老家的人都有感触吧,对我们来说可能一天几百块不算多少钱,但对于他们在老家月入2000-3000的人来说,是很大的负担。

05

让人忧虑的下一代

聊到最后,大家聊到了留守二代。大家又一次很一致,所有人都把孩子放在了老家由老人抚养,有刚出生的,也有3岁的孩子。他们每年回老家3次左右,我很好奇,孩子是否知道爸爸妈妈意味着什么。


当我问到以后有什么打算时,一位女性受访者回答:希望能在北京多干几年存下点钱,可以回老家开个小店做个小生意。


我在8月份的文章《无处安放的低收入阶层——从“杀鱼弟”的自杀谈起》里讨论过这个严峻的问题。这次访谈之后,感觉这个问题是个两难,解决起来不是简单的让妈妈回老家工作带孩子那么简单。老家的低收入和孩子的成长教育,让他们陷入两难,而他们自身的视野和认知又让他们做出了短视的抉择,即便他们回到了老家,如果没有认知的改善,也并不能一劳永逸,相应而来的其他问题是否能让这个家庭安然无恙、快乐幸福走下去,我不知道。


最后,我想用《西藏生死书》里的一段话来做结尾。



这种现代的轮回,滋生了焦虑和压抑,更进而把我们套牢在「消费者的机器」里,让我们贪婪得一直往前冒进。现代轮回是高度组织化的、易变的和精密的;它利用宣传从每一个角度来袭击我们,并在我们四周建立一个几乎无法攻破的耽溺环境。我们越想逃避,似乎就越陷入那些为我们精心设计的陷井。诚如十八世纪西藏上师吉梅林巴(JikméLingpa)所说的:「众生被各种各样的感觉所迷惑,因此无止尽地迷失在轮回流转中。」迷惑在虚假的希望、梦想和野心当中,好象是带给我们快乐,实际上只会带给我们痛苦,使我们如同匍匐在无边无际的沙漠里,几乎饥渴而死。而这个现代轮回所能给我们的,却是一杯盐水,让我们变得更饥渴。


by Ms.卡罗尔

每天多一点思考,少一分焦躁。

封面图片 by POOL

 

想留言——请直接公众号回复

由于2018年新申请的公众号没有留言功能,不能和读者互动。大家如果有什么反馈,不论是意见、疑问、想法、共鸣、还是批评,都可以给我公众号发消息直接留言,我会挑选留言在下一期的文章中贴出来,也会从中找出合适讨论的选题进一步探讨。

 

如果有特别稀罕我的,可以直接点下面的“喜欢作者”给我赞赏哦!


END

公众号ID

magnoliainvest

投资|思考|育儿|生活

长按识别左边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