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探索

赏花摘果品美食观古村......博罗这个地方玩法太多,元旦约起!

时间:2019-08-12 来源:柯本说


明天就是元旦小长假

小编准备去一个地方

品菜心、赏菜花、摘葡萄

说到菜心

想必您已经猜到

没错

就是福田


▲福田镇围岭村引进的田园综合体


让人垂涎欲滴的葡萄、黄灿灿的菜花......走进福田镇围岭村,该村去年引进的田园综合体内风景怡人,各种蔬果采摘体验让人流连忘返,成片盛开的菜花让人情不自禁地拍照留恋。


▲福田镇围岭村


去年,为助推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围岭村将村民的闲置土地盘活,利用生态优势引进了一个田园综合体——东芳生态园,把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融合发展。

1000多亩的生态园内种植了葡萄、台湾无籽红心芭乐、无花果等特色水果。其中,葡萄有阳光玫瑰葡萄、沉香葡萄等优质品种。

▲工人在采摘打包葡萄



目前,这些葡萄都有挂果,让人垂涎欲滴。同时,百香果、水果木瓜、台湾无籽红心芭乐等水果也都可以采摘。



福田菜心是当地的特色农产品,享誉珠三角。围岭村的生态园种植了60多亩福田菜心,其中20多亩正开得灿烂,其余也将陆续开花,花期持续到明年3月,游客可以来欣赏菜心“花海”。


▲福田镇石巷村福田菜心标准化栽培技术示范基地


福田菜心在福田镇17个村均有种植,种植面积较大的有石巷村、周袁村、依岗村、荔枝墩村等,种植面积约5000亩。其中,石巷村的福田菜心示范种植基地面积最大,有500亩。


▲福田镇连续多年举办菜心旅游节,推介福田菜心和当地旅游


福田菜心清甜可口、爽脆无渣,是很多食客喜欢的美食。近年来,当地群众还开发了菜心宴等以菜心为主题的美食,不断地冲击着食客的味蕾。时下正是福田菜心上市的季节,元旦小长假到福田镇,不仅有美丽的花海欣赏,还有可在各农家饭店品尝到美味的菜心美食。



那么

到博罗福田

还有哪些好吃好玩的呢?

待小编一一告诉大家

风  景
南楼寺、冰泉、接仙桥、栏门山水、山下古村落、徐田古村落、尖峰山、太平寺、道姑田、联和水库、珠江学院、福田菜心基地、博森田艺旅游区


美  食
四季园、菠萝山农庄、小丰收乡村美食、福苑山庄、福园农庄、金凤园大酒店、怡景农庄、尖峰山农庄、福源堂农庄、栖凤山庄、一品绿生态农场、山水农庄


登山风光游

— 南楼寺 —


南楼寺位于罗浮山西南麓,始建于南北朝时期,是罗浮山历史上的第一座佛教寺院。


与延祥寺、华首寺、明月寺、延庆寺、龙华寺、宝积寺、资福寺、香积寺、大慈寺、华岩寺、花手寺、东林寺、护圆寺、法云寺、太平寺、拨云寺、佛迹寺并称罗浮历代“十八寺”。


— 冰泉 —


南楼寺,树木郁郁葱葱,潭水清澈见底。山顶上众多溪流奔流而来,形成飞瀑下泻,溅珠迸翠,化雾生云。由瀑布形成的天然泳池,名曰冰泉。


— 接仙桥 —


接仙桥位于罗浮山南麓,传说因八仙曾云游此地而得名。接仙桥下面有接仙桥瀑布,因地势险要,瀑布落差大,飞流直下,甚是雄壮。


徒步休闲游


— 尖峰山、太平寺 —

 

▲尖峰山


▲太平寺


清惠州知府吴骞曾游尖峰山中太平寺,十分欣赏此处峰峦如锥,溪流似带呼呼松涛、淙淙流水的胜景,赞其有“深山藏古寺”、“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


— 博森国际旅游度假区 —



博森国际旅游度假区位于福田镇福田村委会,依托原真的山水、田园、崖壁、果林、谷地等生态资源,以“迷”为主题,打造集艺术的休闲体验、观光浏览、运动娱乐、生态美食、山地度假、课外教育等于一体的生态旅游度假小镇。


古村落山水游


— 山下村古村落 —


山下村拥有6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明洪武年间开始建村。占地1万多平方米,有各式青砖瓦房400多间。


— 徐田古村落 —


徐田村已有300多年历史,村内保存有"五经魁"、"四德堂"及徐兆麟故居"都尉第"四合院等一批有相当历史价值的古文化遗址。


— 栏门山水 —


栏门河两山束溪、群峭摩天、林木苍翠、飞瀑壁潭,《清一统志》称为山中奇胜处,主要景观有:石方池、石壁潭、银窿、白鹤水等。


田园休闲游


— 道姑田 —


清代南海人谭叔誉(宗浚)在他的《香山集》最早称道姑田为何仙姑遗迹:“浮水自酥醪西来流出增城界水口峡,转南入道姑田,至大石圳,风三级注于潭、鱼溯水而上,跃入石瓮,故有跳鱼石。”南宋名道白玉蟾又有 “十丈晴波何净明,百尾巨鱼自跳掷”之名句,告诉人们道姑田有着壮美的自然风光。


— 联和水库 —


联和水库位于福田镇西部,1958年建成,集水面积110.8平方公里,总库容8216万立方米,水库周边群山环绕,放眼望去,一片葱郁翠绿,湖中小岛倒影在水面,白鹭飞过,颇有“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意境。


元旦到福田

不仅可以享受美丽的花海

品味美味可口的福田菜心宴

还可以感受福田美景

体验水果采摘的乐趣

你还等什么?


编辑|黄敬荣

责编何   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