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探索

一位二流词人为超越柳永,写下一首一流宋词,成为千古绝唱!

时间:2019-07-19 来源:柯本说
一位二流词人为超越柳永,写下一首一流宋词,成为千古绝唱!

每每提起唐诗,仿佛就能望见一座座舞榭歌台通宵达旦,一个个白衣长衫正举杯相庆,抬头浇灌明月,低头豪吐诗章;每每提起宋词,一片笼罩着濛濛雾霁的河塘便映入眼帘,河岸上胭脂相怡的女子轻轻抚琴,眼神脉脉又充斥着激荡。不知大家是否有此感受:唐诗是一个雄壮的汉子,而宋词是一个娇云怯雨的姑娘。柳永就是在这些姑娘中间穿行的艺术创造者,柳词则是流传其中的伟大艺术品。

柳永,柳三变,柳七哥,平生青楼梦,奉旨填词人。不管你怎样称呼他,不管你如何贬低他,你都不能否认他在宋词领域取得的成就,说起离别,就有"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入喉;说起相思,就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上头;提起江南,就有"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飞入脑海。

一位二流词人为超越柳永,写下一首一流宋词,成为千古绝唱!

"凡井水处,即能歌柳词。"一个个体的笔墨竟能带动整个大宋的文娱走向,这样一位出色的词人,没有人会不羡慕,甚至是嫉妒。与柳永同时期的一位北宋词人王观就是此中一列,他非常喜爱柳词,但又拥有强烈的好胜心,于是便想超越柳永。

王观与秦观并称"二观",不过他远比不上秦观的成就高,王观的词内容单薄,意境不足,但凭借着新颖巧妙的构思与奇句尚能占据宋词一席之地。要说能够名留青史已经算可以的了,但王观不服,一定要与柳永较个高低!虽然王观比柳永小了半个世纪的年纪,但王观的胆子却不小,他为自己的词集取名为《冠柳集》。

一位二流词人为超越柳永,写下一首一流宋词,成为千古绝唱!

"冠柳",超越、高出柳词之意,王观其心可见一斑。很多人看到这里,不由得心生耻笑,柳永是宋词婉约派代表人物,王观是名不见经传一小众文人,他如何敢标榜能够超越柳永呢,这不是博天下人耻笑吗?先别急着下结论,当你读完王观的这一首宋词之后,可能你就会有不同的见解。

《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宋·王观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

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这首词最大的特点就是新颖的比喻与精巧的构思。比喻方面,词人将水比作人的眼睛,将山比作颦皱的眼眉,既表现了风景的秀丽,又刻画了人物的心理;想要问行人去向何处,这里一语双关,既是去朦胧的山水之间,又是到心上人风情万种的眼中去!

一位二流词人为超越柳永,写下一首一流宋词,成为千古绝唱!

下片凸显词人的精巧构思。王观通过奇特的想象将送人和送春联系了起来,两个"送"字,渲染离愁;江南赶春之语更加瑰丽,王观将春天拟化为赶路的人,他嘱托友人去往江南赶春,如若成功务必与春光同住,这一想象寄予了王观的对友人的关怀与祝福。

虽然王观的其余词作不甚著名,但就这一首就足以使其名垂青史,新而不俗,雅而不谑。不同于柳永别离词的极具感伤,消极而又含恨,王观此作不仅没有消极成分,反而满怀希望,赠与了友人美好的祝愿,不失为一首千古绝唱。想必若是柳永读了此词,也能有所感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