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公益

那些藏在电影里的金融

时间:2019-09-09 来源:柯本说

   我们的世界观都是有缺陷或扭曲的;任何人都有弱点,同样,任何经济体系也都有弱点,那常常是最坚不可催的一点。



《国家破产之日》

      Default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关于隔壁棒子国的剧,也跟朋友讨论过这部关于“破产”的商业片,这是韩国为纪念1997年金融危机20周年拍了的一部电影,展现了濒临破产 前一周的情景,大家看起来应该会觉得似曾相识。现在让我们来八一八这部把国家都黑出“翔”的片到底有什么亮点!   



no.1   金融危机怎么就来了?


     一开头,就是展现韩国作为四小龙的成就:国民正在享受“汉江奇迹”的繁荣,庆祝加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欢呼申奥成功,国民所得超过人均一万美元,……所有一切,都标志着韩国进入前所未有的富足状态。人们充满骄傲感,对未来信心十足,手中余钱全部用去投资各种金融衍生品。比如债券等理财产品——这与我朝近十年的情形差不多,只是韩国作为四小龙的繁荣期,时间跨度远远短于我朝繁荣的年限。 如果过去的事你不明白,那现在的呢?例如:P2P,债券,区块链,共享经济。


    繁荣的天空上乌云聚集,从泰国开始的金融危机蔓延到韩国,首先是外资撤走,韩国银行发现外汇储备迅速减少,美元兑韩元很快将突破1:800的汇率。政府与外资谈判请他们展期兑换失败,汇率失守;金融恐慌蔓延,银行资金链断裂,先破产的是中小企业,然后就轮到稍大的企业,中小供货商血本无归,群体聚集商家门前讨说法。中小企业主为了维持资金链不断裂,让工厂免于倒闭之虞,纷纷将自家房子在中介交易那里挂牌,降价出售,却找不到接盘者。有没有开始眼熟了,贸易战导致美元对RMB狂奔了2018一整年,但是 我朝是 政府管控下的浮动汇率制,可以用各种强制与半强制方式控制外汇的流出,不会出现外汇储备急剧减少的情形。两国的外汇管理体制不一样,韩国的外汇市场是开放型的,汇率由市场决定,政府不能因为担心外汇流失而停止结汇。


    韩国政府向民众隐瞒不利信息,而民众对政府的能力盲目相信。韩国金融危机来临之时,局内人已经知道国家破产在即,但民众却相信政府有能力应付危机,不会让国家破产。所以为啥说这电影把国家黑成了翔,看到这里懂了吧,这种内容在我朝是永永永远都不可能出现的!!!虽然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 隔壁家就像一面镜子,隔壁家拍的电影就像一面哈哈镜,无论或大或小,或圆或方,或抽象或原样,总是恰逢其时的投来一组似曾相识的镜像。



no.2   如何拯救国家免于破产??


     第一个层面是韩国银行货币政策组组长韩诗贤为代表的金融官员。电影中她提出的让国家破产,债务延期、与日本等货币互换来拯救中小企业,愿望很美好,但事实上根本不可行。因为国家破产,支持韩国经济的大企业出口市场将丧失,韩国经济不可能指望这些面向消费者的中小企业来拯救。敲黑板画重点!!第一层面其实主要是债务出清问题,然而大部分时候国家对债务往往采取的是拖延战略。当无法拖延时候就会保大弃小,电影中也充分反应了。危机出现后,韩国政府选择保护大企业牺牲中小企业,任由平民滑向危机的深渊。


     第二个层面是政府中代表财阀利益的官员,他们对这次危机的态度是冷漠而现实。“冷漠”是指他们将危机爆发的原因归咎于广大国民过度消费之上;“现实”则指他们看到了危机中的机遇,想藉由这次经济危机重组社会经济结构。


     第三个层面的社会场景,就是中小企业老板甲秀代表的金融危机受害者,电影中还出现其他的受害者,比如选择轻生的跳海民众、郑社长和在自家卧房里上吊的屋主。据统计,1997年韩国的自杀率比前一年增加42%。资金链断裂而破产、P2P平台跑路,炒币跳楼喝滴滴畏的也不再少数太敏感了有兴趣自己去扒。


     第四层面的场景则是发“国难财”的投资(投机)者——嗅到了国家破产这一危险气味的尹正学。当危机来临时,他敏锐地发现这是一个改变命运、改变阶级的好时机,从证券公司辞职,做独立投资资人。结果正如他所预测的那样,政府向IMF求援,大财阀们利益丝毫没有受损,并且真正实现了对整个韩国经济的垄断模式,平安度过这次危机,他逆势而上的豪赌让他成为富豪。同样的剧情也出现在《大空头》这部电影里,相比于大空头对次贷危机中每个参与其中的人的表现,本剧还是有点拖沓的。杰西.利弗莫尔跟索罗斯估计就是剧本的原型。但是我国体制是不允许尹正学这种发“国难财”的角色存在,股市出了问题,私募一哥徐翔入狱;外汇流失,资本大鳄肖建华与吴小晖都逐个入狱,将海外资产悉数贱卖后挪回国还其银行贷款。只有少数吸金者在P2P跟虚拟币中骗到钱后成功逃逸。


 

no.3   经济体制的相似性


    中韩两国政治体制不同,但经济体制却有许多相同之处。20世纪60年代,韩国政府对商业银行进行了大规模的国有化,所有银行行长都由政府任命,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幕后协商决定银行贷款的规模和去向。从70年代开始,韩国政府通过大量投放政策性贷款扶植以重化工业为主的大型企业集团,30家规模庞大的企业集团垄断了韩国80%的国内市场。这些国有商业银行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给国有企业提供低成本融资,以低利率为大型企业集团提供政策性贷款,政策性贷款占韩国银行业贷款总量的比重从1970年的47.5%上升到1978年的59.1%。这种低利率政策和政策性贷款严重扭曲了商业银行的激励和约束机制,在政府的保护下,韩国企业选择了高负债经营。它们首先从银行贷款购买资产,然后再以这些资产作抵押申请更多的贷款,形成了“倒逼”的信贷扩张机制。

     《国家破产之日》展现了这幅图景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使韩国经济陷入严重危机,当时韩国的外汇储备只剩下可怜的39亿美元。为渡难关,政府不得不在当年11月向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了55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性贷款,代价是韩国的经济政策必须接受IMF的干预和严厉监督。从此,韩国进入了“IMF时代”:货币贬值、企业破产、公司裁员,失业者高达130万人,自杀率增加42%,……所有这些,韩国人都归罪于IMF体制。1998年初,金大中上台后,坚持不懈地推行金融、企业、公共机构和劳资关系四大部门的改革,对经济的全面复苏起了关键性的推动作用。


敲黑板,画重点

important


   

     我国商业银行几乎全部为国有,少数几家非国有银行的股东也是国有银行与国企;国有银行的任务主要是为国有企业提供优惠的政策性贷款(据中国财科院报告,国企的银行贷款利率低于民企1.5个百分点);既然能够拿到这种优惠低息贷款,中国国有企业都是高负债经营,经常将低息拿到的贷款转手借给民营企业炒地炒房炒股。面向国有企业的宽松信贷帮助推动了经济繁荣,特别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ZF拿出4万亿救市之后,信贷宽松根本停不下来,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显示,2008~2016年期间,面向非金融公司的信贷从不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95%上升到超150%。 所以过去几年的泡沫挤起来哪是一时半会挤得干净的。

       不过以最近央行行长易纲得讲话来看,要保持股市、债市、汇市平稳健康发展。落后的继续出清,实现债务出清,有实力的才能留下,慢慢会开始好转。债务的出清长期看会开始让各行各业回归理性发展,股市的套利空间也会减少、制造业的出清、债务的管制和出清。然后就是是消费的加码和鼓励,周末准备聊聊美国最近几个数据为啥会引起RMB这几天飞涨跟贸易战到底聊了些啥,祝大家观影愉快ヽ(✿゚▽゚)ノ




图|网络

文|大蜜蜜

排版|大蜜蜜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


相关阅读